精品小說《司先生來日方長》全文免費閱讀

精品小說《司先生來日方長》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第二天一早,遲南雪一下樓,就見所有人都在。

見她從樓梯上下來,頓時齊刷刷地看過來。

遲南雪頓覺有點莫名,坐下來方才淡淡問道:“怎么?”

“小雪,爸爸想問你一件事,”遲麓麟頓了頓,這才和顏悅色道:“司少是不是喜歡你?”

遲南雪笑笑:“父親多慮了。”

“這怎么能是多慮了呢?”陸薇薇也在旁邊笑道:“老爺,您看小雪這孩子,這么久了還像是小時候似的,老爺的意思是啊,你到了這個年紀,談戀愛結婚那都是正常的,沒有怪責你的意思。老爺也只是想聽個準話,你看,昨天司少當著那么多人的面,不是也一直特別護著你嗎?”

“這倒是的確,司明遠這樣的人,我倒是也有點意外,不過爸爸倒是覺得,你和司明遠交好是好事。”遲麓麟笑道。

遲南雪靜靜地聽著。

她自然知道這樣的司明遠有多么反常,司明遠這樣的人,從來都不該是如此的。

可是他就是這樣霸道地介入了自己的生命,好像這一切都理所當然。

遲南雪微微蹙眉,道:“至少現在,我們之間沒有這方面的意思,其實以后我也不想朝這個方向發展,司少是我的上司,而我并不想發展一段辦公室戀情。”

“哎呀……”陸薇薇輕咳一聲,尷尬地看向遲麓麟:“那可怎么說呢,老爺剛剛還說來的,說若是司少和小雪你在一起了,真是好事一樁。之前和夏家那個沒拿下來的生意,司少那邊若是說句話,老爺就肯定能拿下來了。”

遲麓麟蹙蹙眉:“你在司少那邊……能說上話嗎?”

遲南雪沉默地搖搖頭:“司少平時也不怎么去公司,往后什么時候能見到一面也說不定呢。”

“呵。”遲曉晴重重地笑了一聲,道:“姐姐這話說得可真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,我看姐姐平時找司少挺容易的啊,昨天都能讓司少幫著你說父親了,你多能啊,現在可好,父親讓你找司少幫著說句話,你就推三阻四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和司少真的聯系不上呢。”

“行了。你姐姐也有你姐姐的難處……”陸薇薇見狀,緊忙打著圓場,一邊偷覷遲麓麟越發難看的神色。

“父親說的是南山的項目吧?”遲南雪忽然問道。

遲麓麟將手頭的東西放下,臉色也說不出的陰郁:“是。”

“那塊地不是夏家拿下來了嗎?父親想拿施工方的名頭,怎么不去找夏家?”遲南雪明知故問。

遲麓麟瞥了一眼旁邊的遲曉晴,冷哼一聲:“如果不是因為現在和夏家的關系,這個合作早就穩了。”

遲南雪不慌不忙地笑了:“曉晴,這就是你的不是了,你昨天不是還和夏沐鋒相談甚歡嗎?其實合作本就是雙贏的事情,我們也能夠讓夏家收獲頗豐,你若是有機會,請夏沐鋒出來吃一頓飯,或許夏沐鋒在夏博易那邊能說上幾句話。”

遲曉晴下意識咬住下唇。

遲南雪見旁人都沒開口,索性含笑說了下去:“還是說……你擔心說不通夏沐鋒?也是,畢竟夏沐鋒都有詹小姐了。”

遲曉晴哪里能受得住這種激?

她咬咬牙就開了口:“你胡說什么?有沒有詹雨筠,于我而言又有什么區別?夏少對我那是百依百順的,昨天的事情你不是也看到了嗎?”

遲麓麟覺得有點不對勁,他冷著臉道:“你少去招惹人家夏少,上次的事情還不夠沒臉嗎?詹小姐來的時候你說什么?”

“我招惹?”遲曉晴笑了一聲,將手中的果汁杯重重放在桌面上:“那也是她詹雨筠看不住男人,更何況,我不招惹夏少,我就是幫父親說句話,這件事最初不就是因為我,夏博易才不高興的嗎?放心吧爸爸,我去和夏少說,這件事肯定能要回來。”

她毫不猶豫地打了包票,遲麓麟雖然有點心底惴惴,卻還是勉強點了點頭。

這次的利潤太豐厚了,夏博易還一直那副不冷不熱的態度吊著。

都說夏博易寵愛他的長子夏沐鋒,倘若夏沐鋒真的能在夏博易那兒說上幾句話,或許這事情真的能有轉機。

想到這里,遲麓麟的臉上添了幾分笑,當然盡數都是對著遲曉晴的。

遲曉晴得了笑臉,頓時更有動力了,臉上寫滿了洋洋自得。

……

這一整天的時間,遲南雪在辦公室將所有手頭的事情都處理好了,到了傍晚時間方才起身。

王明達剛好拎著公文包準備出去,見狀就笑笑道:“你發我郵箱的那份嘉合置業的法律意見書,我看過了,我覺得寫得很好,沒有問題。具體合作情況是要盡快和嘉合職業談嗎?”

“恩,對,謝謝王總監。那我一會兒去司少的辦公室用一下印。”遲南雪平靜笑道。

王明達顯然微微一怔:“去司少辦公室?”

“怎么了嗎?”遲南雪看出王明達的欲言又止,忍不住問道。

王明達意味不明地笑了幾聲,搖搖頭:“沒事,沒事。”

他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
遲南雪一頭霧水地摁了向上的電梯。

果然如司明遠所說,他其實不怎么來公司,司明遠手下還有幾個公司,領域也不同,遲南雪一直都知道司明遠忙,卻不曾想忙到這種程度。

他并沒有將全部精力都投入天宸地產,都能夠將天宸地產打理地井井有條。

遲南雪微微抬眼,看著不斷上升的數字,心跳愈發快了。

司明遠的辦公室門口依然只有秘書一個人,見遲南雪來了,秘書就笑了笑,道:“遲小姐,您是來用印的嗎?稍等,我這就和司少聯系。”

秘書打了個電話過去,那邊似乎并沒有接通。

過了一會兒,門咔噠一聲,是密碼鎖打開了。

遲南雪下意識看過去,就見秘書收拾好東西,干凈利落地開口:“公章在書柜的第二層,一會兒遲小姐您下去的時候直接在里面帶上鎖就可以了。”

“哦,好。”

沒空去想秘書為何對自己如此信任,或許是因為在暗中揣測自己和司明遠的關系,也或許只是因為不夠盡職盡責。

可是這些都不重要了……

遲南雪微微垂眸,推開了面前的那扇門。

牛仔骑马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