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司先生來日方長 》全文免費閱讀

完整版《司先生來日方長 》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林凝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遲曉晴,將手中的杯子放下了,徑自走向遲南雪。

“南雪,你方便聽我說幾句話嗎?”林凝輕聲道。

遲南雪一怔,點頭應了:“你說。”

“那個,司少一直在這兒……”林凝面露難色。

“怎么?”司明遠神色微寒。

林凝緊忙擺手:“也不是,只是……我和南雪畢竟是閨蜜,司少在這兒,我說這些總歸是有點不方便。”

遲南雪差點在心底笑出聲來。

她看了司明遠一眼,司明遠偏開目光,松了口道:“我去后花園走走。”

林凝一直看著司明遠的背影,直到司明遠走出門去,這才松了口氣:“哎……司少可真是,怎么將你看得這么緊。”

遲南雪淡淡笑笑,沒應聲。

林凝打量了一會兒遲南雪的神色,終于泄氣地發覺自己什么都看不出。

她沉默片刻,方才小聲開口:“南雪,我問句話你可千萬別生氣。”

遲南雪抬眼看她。

“你還喜歡司明遠嗎?”林凝輕聲問道。

遲南雪一怔:“怎么?”

“不是,我也沒有其他意思……”林凝緊忙解釋道:“我只是覺得,司明遠對你和對旁人不一樣,就算你是他公司的員工吧,可是他好幾家公司,員工那么多,我也沒見他對誰那么上心上意的。”

見遲南雪沒有正面回答,林凝咬咬牙,沉聲開口:“南雪,我不想瞞著你,我喜歡司少。”

遲南雪終于笑了。

像是看出了遲南雪眼底的諷刺意味,林凝苦笑一聲:“我知道,你肯定會覺得我出爾反爾。南雪,我其實一直都喜歡司少,司少那么優秀的人,你問問江城有幾個女孩子沒喜歡過他?只是之前,你一直說你喜歡司少,我就安心幫著你了。可是現在,我覺得你對司少可能不是那種感情。如果你真的不是喜歡司少的話,我想司少值得更好的人。”

“你說的更好的人,是指你嗎?”遲南雪平靜地問道。

“我不是那個意思,南雪,你這是將我看做什么人了……”林凝看起來簡直是泫然欲泣。

有時候遲南雪看著林凝這樣的女孩子,也會忍不住感慨。

如果自己是個男人,或許也會喜歡林凝這樣的女人吧。

柔軟,溫和。

不管林凝真心如何,至少表面上,她看起來就像是溫室里面柔弱無害的小白花,和自己截然不同。

然而遲南雪卻終究沒有心情哄著林凝,只是笑道:“你和我說這些,是什么意思?”

林凝哪里能想到遲南雪這樣的態度?

她微微怔了怔,這才露出三分不悅來:“南雪,你給我一句準話,你還喜歡司少嗎?”

“如果我說喜歡,你會放棄嗎?”遲南雪笑問道。

林凝咬牙:“你不能誆我……我覺得你根本就不喜歡他了。”

遲南雪忍俊不禁:“司少沒有談戀愛也沒有結婚,如果你喜歡他,你不必考慮我的感受。”

“你這叫什么話,”林凝咬咬牙:“我之前好歹還一直在幫你……”

遲南雪還真就認真想了想,有點詫異地問道:“所以你是想讓我也幫你準備藥嗎?林凝,那樣的手段我第一次成功了,第二次估計就……”

“我沒有!南雪你胡說什么!”林凝的情緒忽然激動了幾分,引來了不少驚詫莫名的目光。

遲南雪微微一怔,剛想開口,就見林凝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身后,匆匆解釋道——

“司少,您不要聽南雪胡說那些,她是糊涂了,她那天也是一時糊涂……”

遲南雪默然轉過頭去。

司明遠靜靜站在身后,眼底劃過一絲不耐:“還沒說完?”

他雖然如是說著,卻是看向遲南雪的。

遲南雪淡淡笑道:“恩,差不多結束了。”

“快散席了。”司明遠平靜提醒道。

林凝站在一旁,只覺得從未被忽視地如此徹底。

她微微咬住下唇,神色有說不出的不甘,卻還是低聲道了句歉,慢慢退了半步,再半步。

林凝知道,有些事情,終究是欲速則不達。

“林凝怎么會對那晚的事情如此清楚?”見林凝離開了,司明遠看了遲南雪一眼,這才問道。

“她……”遲南雪猶豫了一下,搖搖頭:“是我糊涂了。”

她沒有提及林凝慫恿她下藥的事情。

總歸是半點證據都無的事情,說出來司明遠也未必會相信。

“那天,你父親也提起了這件事,是有人特別告訴了你父親?”司明遠蹙眉。

遲南雪疲倦地笑笑:“我妹妹說是林凝告訴她的。”

“林凝?”

聽出司明遠語氣之中的懷疑,遲南雪只是平靜地開口:“左右也是沒證據的事情,我也不知道遲曉晴是不是在胡謅。”

司明遠倒也沒多問,只打量了遲南雪一會兒,這才道:“好,那我知道了。還有……你不必對我如此避之不及,我這個人向來公私分明。”

遲南雪心底一驚。

……

當晚,遲南雪有些輾轉反側。

她知道自己應當珍惜在天宸地產的機會,可是理智告訴她,她應當多防備司明遠一些。

在司明遠身邊,她似乎總是很容易就深陷其中。

司明遠的溫和,司明遠的回護,甚至是他的每一個小動作,都能讓自己浮想聯翩。

遲南雪知道自己沒出息,可是很多事情就像是刻入骨髓的習慣,連喜歡都成為了一種習慣。

可她卻再不敢賭。

司明遠手中仍然握著那要命的視頻,遲南雪從不曾忘,那段視頻前世差點就毀了她。

想到這里,遲南雪微微閉了閉眼,下定決心給秘書發了一條消息。

很快,秘書的回復就到了:“公司的公章只有司少那邊才有,明天晚上遲小姐可以去司少辦公室用印。”

“司少會在嗎?”遲南雪發出這一條,覺得心跳都跟著快了幾分。

“應當不會,司少明晚在海城有個慈善晚宴,我會提前和司少請示,要辦公室門禁的授權,遲小姐放心。”

遲南雪將這條回復看了幾遍,這才心情復雜地垂下眸去。

只要拿到那個U盤,她就可以毫無顧忌地做出選擇,不管是留下來還是離開,主動權就握在她的手中了。

沒來由地,她想起今天司明遠毫不猶豫的維護,想起他給自己提出的愿景,忍不住在心底輕嘆了口氣。

有時候遲南雪也覺得,她和司明遠之間其實什么都有了,就是差著點緣分。

如果這些都發生在前世該多好,那時候她對司明遠還存著滿滿期許,她不知道未來會發生的慘烈的一切。

那時候……所有事都還來得及。

牛仔骑马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