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總裁爹地酷媽咪》全文在線閱讀

《總裁爹地酷媽咪》全文在線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張伯皺起了灰白的眉:“少爺,你不用多說了,除非我死,否則我不會離開這里。”說完,他蓄著一身怒氣離開。

“張伯……”夏迷諾見張伯離去,她甩過頭,勇敢地舉步踏到蕭寒面前,此時他身上有種無形的張力漸漸將她籠罩,她握起了拳頭仰望著他,“少爺,你是少爺,你的命令自然沒人敢輕易違抗。這里是你的家,你想趕誰走自然都也可以。但是,你有沒有想過,你讓一位忠心盡責的老管家離開,等于是將他逼上死路。我不知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,但是你真要做得這么絕嗎?張伯好歹是老爺子最信任的下屬之一,不,老爺子身前根本就是將張伯當成不可多得的兄弟。所以,你可以不尊重張伯,至少請你尊重你死去的老爺子。”

“老爺子信任誰不關我的事。”蕭寒冷硬道,甚至憤怒地捏住了她尖俏的下巴,灼熱的怒火噴在她的唇上。夏迷諾狠狠地抽出下巴,退到安全距離之外,她盯著他,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:“至少,他是你的父親。”

她大步離開,已經無暇去在乎他會怎樣生氣,怎么對待自己……

蕭寒的下頜收得死緊,極輕極低地說道:“女人,你恐怕根本不知道什么才叫殘酷!”

**

庭院里有蛐蛐在低鳴,大樹下有張白色的長椅子,一個孤獨的老人坐在那里。至少,夏迷諾從這個角度看過去,發現張利榮的身影是有抹灰涼的蒼老。

“張伯。”她走過去,與他并肩坐下。

今晚的星星不錯,夏夜的天空就是美,可惜誰也無心欣賞。

張伯任她陪著自己靜靜地坐了好一會,終于沉沉開口:“我來蕭家那一年,少爺才十二歲,已經是青春叛逆的時期。事實上,他一直很孤單地成長,沒有兄弟,沒有伙伴。你知道的,老爺子其實非常疼少爺,可惜那時候蕭家的生意有牽扯到hei道,太多時候身不由己。為了保護少爺,老爺子反而很少在外人面前表現出對他的疼愛。唉!”

“少爺沒有媽咪嗎?從小就跟老爺子住?”這是夏迷諾第一次正面聽起蕭寒的過去。

“蕭家是個神秘的家族,因為蕭家的男人都擁有一股神秘的力量。”

“什么神秘的力量?”夏迷諾被挑起了好奇心,隱隱覺得跟自己當年被挑為代理孕母有關系。

“具體什么力量,我也沒親眼見識過,只知道連hei道首領都甘愿拜老爺為老大,只不過老爺為了少爺,根本不愿意去涉及而已。”張伯嘆息一聲,看著她,“你知道,蕭家的男人都不能正式娶妻的吧?他們在成年后,只需要找個體質合適的女子來替蕭家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。”

“這也是……當年老爺子找上我的原因?因為我體質正好適合?”夏迷諾在腦海中飛快地思索,她不禁推測自己父親是否就是知道老爺子的那種神秘的力量,而導致最后逼上絕路……

張伯拍拍她的手:“這是你跟蕭家的緣分。我跟在老爺身邊這么多年,再也沒見過第二個女人適合產下蕭家子嗣。可惜你卻陰差陽錯跟別人生下了小夜,而少爺又去了美國,真是天意啊!”

夏迷諾問出多年來的疑問:“張伯可知道老爺子為什么后來又執意要栽培我?還非讓我成為他的特助?”

“一個是老爺想挾制住你的母親,他懷疑你母親知道蕭家的秘密。二是他不放棄繼續讓你替蕭家孕育繼承人,只可惜少爺比他更固執,從那以后再也沒從美國回來過……”張伯靠在長椅背上,漫無目標地仰望著滿天繁星。

夏迷諾知道張伯透露了很多重要信息,可是蕭寒為什么執意要趕張伯離開呢?

“少爺的性子太冷酷無常,張伯不用擔心,他說不定明天就想清楚了。”她安慰道。

張伯似乎看得很明白:“我知道他的理由。他是不想見到任何一個跟老爺關系好的人存在身邊。”

“他恨他父親?”一般用恨字,感情比較強烈。

“又愛又恨吧!自小便希望有媽媽,老爺從沒告訴他那個daiyun的女子是誰?當少爺十五歲終于自己查出來母親是誰的時候,正好碰到老爺子與hei道談生意,無意中那名可憐的女子被綁架后死亡……”這些殘酷的往事,張伯都有親身經歷過,他知道蕭寒今日的性子與所作所為,還是可以理解的。

夏迷諾沉默起來,半晌后才開口:“從那以后,蕭寒便恨hei道,也更恨老爺子了吧。”想起自己十七歲以前的日子,如童話般美麗,而原來同一片土地上,每個人卻有著如此不同的遭遇。

“夏小姐,謝謝你。老爺雖然一開始對你別有目的,但是他是真心地器重你。我知道因為你父親的死,你對蕭家一直耿耿于懷,又處處受到限制只能忍受,但是現在老爺已經不在了,你可以放下過去的恩恩怨怨嗎?”

張利榮不愧有一雙精明銳利的眼睛,她的什么心思都瞞不過他。

夏迷諾低下頭扳弄著自己的手指,惹上蕭家真是注定的嗎?蕭家改變了她一生的命運啊!可是現在,她只能無奈地苦笑:“這么多年,我有自己選擇的余地嗎?我可以讓自己學著忘記從前,但是因為小夜,我必須要跟蕭寒爭取到底。”

“恩。我不會離開蕭家,少爺也不是壞人,你安心在這住著吧。”姜畢竟是老的辣,張利榮與她聊完,反而如卸下了一身心事般輕松地走了,留下夏迷諾獨自坐在夜空里,默默地沉思著。

**

早就知道蕭寒這種人絕對不可能去游樂場,八成他活了三十年壓根不知道游樂場在哪里。所以,對于蕭寒酷酷地對母子倆說:“今天由我帶你們出去。”這對母子只是默契地互相對看一下,暗地里翻了個白眼,都不抱什么期望。

果然,一直到了下午四點鐘,蕭寒才決定出門。他穿了一條筆挺的黑色西褲,同色系的Armani襯衣,發型也整理得一絲不茍,在看到夏迷諾與小夜的清純母子裝時,兩道濃眉立刻皺了起來。

“你,夏迷諾。”他指著她,一副明顯的找岔姿態,“你能不能正常點?”

“我哪不正常了?”夏迷諾拉著兒子的手,低頭朝自己看了看。

“你看你,要不一副老姑婆打扮,有礙眼觀。要不化成傻大姐一樣,你以為自己十七歲啊!”蕭寒輕蔑地將她從頭打量到腳,挑剔地評價道。

牛仔骑马试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