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整版《總裁的天降孕妻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完整版《總裁的天降孕妻》小說全文免費閱讀

下面請您欣賞精彩章節:

 十分鐘后,教育完畢不想上幼兒園的顧晏小朋友,顧清歌去開車,柏寒抱著孩子上了后座,剛剛坐下,他的手機就響了。

  他接電話的時間不超過五分鐘,談話的內容極其簡短,但是臉色卻一點一點的變了。

  顧清歌從后視鏡里發現不對,想了想問:“發生什么了?”

  柏寒沒抬頭,輕輕的在顧晏的臉上親了一口,沉聲說:“你之前讓我幫你打聽的事兒有消息了。”

  顧清歌眸光狠狠一沉,聲音也帶上了不自知的冷意。

  “這么快?怎么說的?”

  柏寒:“顧家現在亂成了一團,那點兒情況想瞞也瞞不住,只要有心就能打聽得到,不過……”

  抬頭看了顧清歌的后腦勺一眼,柏寒遲疑地問:“你真的想好了,要回去趟那趟渾水嗎?”

  顧清歌聽到這話,身形明顯一僵,握著方向盤的手指都不受控制的發緊,不過她的回答依舊跟當初如出一轍。

  她不帶什么感情地說:“柏寒,我得回去,那些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。”

  當初離開,是迫不得已之下做出的選擇。

  可是她不能因為現在的安逸,就忘了被埋在心底陰暗處的那些痛苦是什么。

  有些事兒不管過了多久,都必須要有一個結果。

  那些被潑在自己身上還有已逝母親身上的臟水,不親自洗干凈讓那些罪魁禍首付出代價,顧清歌只怕這輩子都無法獲得真正的安寧。

  柏寒知道顧清歌心意已決,問這句話也只不過是出自私心,聽到顧清歌不出意料的回答,在顧清歌看不到的地方,他略顯自嘲的撇嘴一笑。

  不過他很快就收斂好了那一抹異樣的情緒,再開口,語調是一如既往的沉穩:“你想好了就行,關于顧家的資料回頭我發到你郵箱里,回國的事情我也會盡快給你安排,你把手頭的工作做好交接,有什么問題給我打電話。”

  顧清歌感激一笑,真心實意地說:“謝了。”

  柏寒并不領情,一聲冷笑:“口頭感謝多沒誠意,你要是真想謝謝我,不如早點想想什么時候讓晏兒改口叫我爸爸。”

  顧清歌的笑凝固在了嘴角,沒好氣的對著柏寒吐出了一個字:“滾。”

  顧清歌花了將近一周的時間,將手頭的工作做好了交接,在所有人的不解中踏上了回程的歸途。

  經過十七個小時的長途飛行,顧清歌乘坐的航班順利在晚上七點之前抵達了A市國際機場。

  哪怕是商務艙,坐了這么長時間下飛機,凱文也還是覺得自己的所有骨頭跟被拆散了又重新組合了一遍一樣,憋屈得難受。

  他一邊揉著自己維持著落枕姿勢的脖子,一邊跟顧清歌說:“清歌,你在休息區找個地方坐著等我,我去等著拿行李。”

  顧清歌也累得不行,不過她的狀態明顯比凱文好一些。

  她瞥了一眼凱文形狀扭曲的脖子,有些好笑:“算了,我去拿吧,你找個地方活動會兒,不然我怕還沒帶領你開辟新的天地呢,你先因為脖子扭曲提前退休。”

  說完顧清歌也沒給凱文多辯解的機會,拿著登機牌按照上邊的數字找了過去。

  她仰頭看指示牌的時候,從她的側面出口出來了一行人。

  為首的一個一身黑色的正裝面無表情,遠遠的看起來就氣勢駭人,再加上身后跟著的幾個明顯是精英一派的西裝男人,在人來人往的機場中竟然分出了一條小小的通道。

  那個男人從顧清歌的身后走過的時候,不自覺的停留了一下,看了顧清歌的背影一眼。

  跟在男人身后的人小聲詢問:“厲總,怎么了?”

  厲以陌搖頭失笑,心想怎么可能。

  “沒什么,走吧。”

  這么說著,厲以陌帶著一行人從顧清歌的身后不遠處走過,兩個人都毫無察覺。

  厲以陌是沒認出來,顧清歌則是完全沒發現。

  顧清歌拿完行李和凱文從機場出來,隨意攔了一輛車就走了。

  她走得匆忙,故而沒有注意到,在距離她不足百米遠的位置停著一輛車,車里有一個目光幽深看著她的人。

  直到顧清歌乘坐的車消失在出口,厲以陌也沒收回自己的目光。

  他忍不住想:太讓人意外了,沒想到竟然能在這兒再看見她。

  而且看樣子當年那個如同喪家之犬逃開的顧清歌,這些年似乎過得不錯。

  發現厲以陌失神遲遲沒有說話,副駕駛座上的林海不由自主的回頭,征詢:“厲總,會議四十分鐘后開始,您看我們是現在過去嗎?”

  厲以陌閉了閉眼,壓下了心頭不起眼的紛雜,沉聲說:“走吧。”

  顧清歌在奔波了快二十個小時之后,終于抵達了住的地方。

  這是柏寒名下的房產,考慮到她突然回來臨時找地方不方便,索性就把她安排在了這里。

  凱文就住在她的隔壁。

  顧清歌隨意收拾了一下把門關上,給自己泡了一杯咖啡,打開了電腦。

  郵箱里是柏寒給她發過來的顧家目前各種情況的綜合調查。

  她仔仔細細的把這份資料看了一遍又一遍,末了盯著顧家賬面虧空股價飄綠的提示,冷冷的勾起了唇角。

  三天后,A市最豪華的一艘游輪上,出現了顧清歌的身影。

  凱文因為要去新公司熟悉情況,沒能跟著顧清歌一起來,所以一直在電話里不住的叨叨:“清歌,你真的要一個人去找那誰嗎?要不你還是聽我的,我這里再有一個多小時就處理好了,我弄完了立馬就過來找你,那時候你再去找人行不行?”

  顧清歌一手握著手機,一手把請帖遞給了游輪入口站著的安保,懶懶地說:“等你一個小時,然后我們劃船去追游輪嗎?”

  凱文……

  顧清歌:“或者是站在碼頭上等?”

  凱文無話可說,默默的抹了一把鼻子,說:“那你一定記得小心一些,有事兒立馬給我打電話。”

  顧清歌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,卻在抬頭的時候意外跟一雙寒潭一般的眸子對視。

  視線交接的瞬間,顧清歌的心里就咯噔一下。

牛仔骑马试玩